Sherry Chan

在整理词根,很莫名地想起见习时科教科的老师,她担任教学管理和日常安排,不负责教学任务,却意外跟我们亲近很多。

有次她在群里问起考证一些事,刚好我考完,就私下戳她qq,简单地说了两句,不仔细,未认真了解过应该作用不大。她的反应很像没了解过的情况,只是她女儿准备考,就想问问我们有没有经验罢了。我看说得有点牛头不对马嘴,也没有剖开讲的想法了,但是她反应却有点大,其中提到“要她女儿向我学习”,这几个字太重了。可能她也是礼尚往来,但是一句多谢,我已不会觉得浪费了口舌,“学习”二字于我来说太过份重了,也不明白一位母亲居然轻易说出这两个字,我真的震惊,就算是礼貌,我也不值得,这万一不小心说漏了,让她女儿听见了,更让人不舒服。

不小心想起一件小事然后又想多了,那位老师人真的很好,随和宽容,其实我也很喜欢她(在离开了那里之后),但是她那感觉礼貌又真诚的“学习”真的让我看不懂。